資訊中心

梅文鼎 石灣現代陶瓷藝術的開拓者

閱讀:2074
時間:2013-04-16 17:22
來源:佛山陶瓷網
作者:匿名

  梅文鼎 石灣現代陶瓷藝術的開拓者

  讓傳統的更傳統,讓現代的更現代,這句話一經梅文鼎說出口,立即招來爭議。“石灣公仔會死在梅文鼎的手里。”但是,梅文鼎無心爭辯,“很多消費者都是為石灣公仔而來,現在很多人說石灣要與國際接軌,我不認同,我們已經是國際文化的組成部分,現在提出與國際接軌,不合邏輯。但是,傳統的并不是把古老的東西重復一遍。

  梅文鼎率先以自己的藝術實踐大力倡導改革,提倡現代陶藝,把石灣傳統的制作技藝與現代抽象藝術相結合,以獨特的線條和構圖,融合石灣陶瓷的凝重風格,創作出《龍結》、《藍色的風》、《心花怒放》、《刻陶文具》、《鬼的臉孔》等一批獨具藝術魅力的作品。這些作品與傳統的石灣陶塑在風格上已大相徑庭,為石灣陶藝開創了一條創新之路。

  梅文鼎正在創作陶藝作品“對酒當歌”

  開拓石灣現代陶藝

  梅文鼎被譽為“石灣現代陶藝的倡導者”,但他的現代陶藝之路并非一帆風順。當時石灣的陶藝作品非常注重寫實,“我認為這缺乏藝術提煉。”這種狀況一直到1973年才開始有所改變。那一年,梅文鼎陪同一個來自美國的參觀團到工廠附近的商店購物,結果外國游客一眼就看中了石灣的夜壺,還爭著去買,要買回去煮咖啡。引來旁觀者的一陣哄笑,那么好的咖啡拿夜壺來燒不是太浪費了嗎?美國人則回答說,那么好的陶藝造型拿來拉尿不是更浪費嗎。

  這段對話引發了梅文鼎對現代陶藝的思考:同樣一個對象,在不同人心目中有不同的作用和看法,石灣陶藝要發展,一定要突破傳統。

  1984年,梅文鼎和幾名青年藝術家聯合在廣東民間藝術博物館(陳家祠)舉辦了一次全新的陶藝展———石灣現代陶器展。展出在廣東引起相當大的轟動,香港一些收藏傳統石灣公仔的專業人士,也特意組團跑到展上來送花籃,并找梅文鼎辯論。

  “香港人給我們送這個花籃是一種挑釁。”梅文鼎卻義無反顧繼續自己的創新。“石灣公仔不發展,可能死得更快。”

  8次連展轟動陶界

  1985年,梅文鼎受邀到北京中國美術館再次辦這個展覽。“當時在中國美術館展覽不像現在出錢就行。完全是靠水平,當時美術館館長看了我的作品之后,馬上同意了。”

  但是,讓他格外難堪的是展館工作人員的善意勸告。“對于德高望重的藝術大師,你們要開車接送。對于新聞媒體,你們不但要準備新聞稿,還要每人準備幾百元的紅包。”當時,生活拮據的梅文鼎無可奈何。“大師的請柬我會準時寄出,他們來不來,由他們自己決定。對于新聞記者,能來就來,紅包沒有,我是個窮光蛋,沒錢”。

  本來以為沒什么人來看開幕,沒有想到的是大師級的人物都來了,50多個新聞單位的記者都到了。“這讓我很感動。”

  “后來我參評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時候,盡管我的東西并不是很傳統,但還是通過了。我猜很多評委當時都是看過我這個展覽的。”梅文鼎說,石灣現代陶器展最終在國內外連續舉辦了8次,整個陶藝界為之震動,梅文鼎也被中國文化部刊物稱為“石灣現代陶藝的開拓者”。

  2004年12月,中國陶瓷工業協會及中國美術家協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授予他中國現代陶藝推廣貢獻獎。這對于梅文鼎來說,是對自己工作的肯定,更是對今后工作的鞭策。

  只有創新才算陶藝

  梅文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就是石灣陶瓷的復制特別嚴重。“復制的只能算是工藝品,只有創新才能算陶藝?;ハ喑u、互相模仿、最后的結果就是阻礙石灣陶藝的發展。”

  梅文鼎說,石灣陶藝經過1000多年的發展,是不斷發生變化的過程,因為變化,所以我們應該根據市場改變自己。“如果把古老的那套搬出來,肯定不符合現代人的生活情趣。”梅文鼎不是從表面形式體現現代,而是從精神上緊跟發展脈搏。“現在四五十歲的人對手機功能還不能全掌握,但是現在五六歲的小孩子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學會。”

  “我的主張是形式感、美感多一點,傳統的故事內容少一點?,F在石灣陶瓷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傳統文化含量過分濃,說的都是典故,做的也是典故。但是消費者感受的是美感,而不是重新演繹一個故事。”

  梅文鼎沉迷于藝術,對名利沒有任何奢求,這種精神影響了整個藝術界。如今,在石灣,提起梅文鼎的名字,大家都嘖嘖稱贊。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對房子的需求越來越寬敞。“房子越來越大,我就有了舞臺。因為人們可以把石灣公仔買回去做裝飾品,做點綴。”

  把自己的作品買回家

  讓他一直引以為豪的就是自己創作的“刻陶文具”曾被葉劍英、楊尚昆等國家領導人作為私人辦公文具。“創作一套需要半年時間,一套就有50多個不同部件組成。”

  “其實人的性格都是兩面的,我也是。平時我的確很開朗,有大氣灑脫的一面,很坦蕩也很樂觀;可是在豪放灑脫的同時,我也有并不開朗的一面。有的時候,喜歡一個人自己靜一靜。”平時和妻子出去逛街,他總是低頭尋思。“我老婆時不時告訴我,前面是某某人,我說我沒看到。她也經常提示我,哪里搞什么活動,我說我沒有聽到。”

  有位老師說,梅文鼎天生一幅苦命相。“如果五行當中還有鐵,那他肯定是屬于鐵的。他對事務很執著,很頑固。”

  對于收藏自己的作品,梅文鼎比任何藝術家都重視。多年前有個外地朋友間接通過其它朋友認識了梅文鼎,帶著一疊厚厚的美元來到梅家,說要把梅文鼎的作品全買下,卻被拒絕了。“藝術作品是不可復制的,有時一件創造出來,自己都目瞪口呆。如果讓自己重來,肯定再也創作不出來。”為此,對于他自己特別喜歡的作品,他會自己買下來帶回家。“我們在廠里生產,一切都是屬于公司的。”

  39歲一夜成名

  梅文鼎1940年生于廣州,父親梅慶芬是一位留美歸來的美術教師,因為擔心自己教不好兒子,便把自己的兒子送給同學管教。在嚴師的管教下,梅文鼎喜歡獨立思考。也一直在按照老師的教導,用最簡單的線條去表現自己想表現的東西。

  1958年考大學時,梅文鼎順利地進入了廣州美術學院。“那個時候我是學雕塑的,但是我們種地多,學習少。”雖然當時學校沒有繪畫課,但梅文鼎依然堅持畫畫,并開始學書法,學篆書。

  “我的好老師有幾位,一位是關偉顯,一位是潘鶴,老師對學生真正的影響并不在授課的時間,而是在課外,他的修養、追求,他的靈性,會有一種潛移默化、耳濡目染的作用。”

  由于買不起課外書,梅文鼎便經常跑去關偉顯家里借書。“當時不是簡單地看,是一本一本抄。”因為喜歡書法,他開始研究中國文字學。并且每堂課程的聽課筆記都用工工整整的篆書來記錄。

  1962年,畢業后的他被分配到石灣美術陶瓷廠工作。當時有些朋友勸他另謀高就……但是,這不但沒有讓梅文鼎產生游離的打算,反而更加堅定信心迅速掌握石灣陶瓷的表現形式,使自己盡快成為這個陶瓷王國里真正的一員,以免別人把自己當作學院派而被排斥在外。

  文革前,他一直在釉色、窯火及他較偏愛的動物模型上摸爬滾打,現在梅文鼎倒是真正有幸徹底地與燒窯、煉泥、配釉打交道了。干了多年,使他諳熟從原始手工到現代的運作。“我被輪番批斗后,以一個普通工人的身份去燒窯、煉泥、上釉,在繁重的勞動中我才真正領略了石灣陶瓷的生產工藝,在和老工人、老師傅的患難接觸中,知道了石灣傳統淵源的廣泛性而非眼前的一二種模式。”

  1979年,在佛山市文化局副局長劉生的力薦下,佛山市文聯為梅文鼎舉行了個人首次繪畫書法作品展。在這個展覽會上,日本游客排隊購買作品使他在佛山一夜成名。“39歲那年我才第一次以自己的筆墨勞動賺了點錢。有錢之后馬上孝敬自己的母親和岳父母,請了一些朋友一起慶祝。”

  相關鏈接

  梅文鼎小檔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廣東臺山人。生于1940年。1962年畢業于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隨即到石灣美術陶瓷廠工作。1978年,他運用漢代紋飾及漢書格言為主體裝飾所創作的“刻陶文具”入選全國陶瓷藝術展覽并被國家輕工部收藏,以后又選送日本展覽。2004年12月18日榮獲“中國現代陶藝推廣貢獻獎”。

分享到: